您的位置:首页  »  【最远是身旁】(51-100)【作者:欲晓】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51章让人脸红心跳的画面

  在那种场景,只有做那种事吧?是会像黎琰对自己那样吗?过了一会儿,林文汐终於站起来看了看门外,男人没有回来,於是偷偷的将门反锁上,红著脸,继续点开刚才的播放器……

  果然很快镜头里面出现了那两个继续在接吻的男人,林文汐觉得很害羞不敢看可是将视线移开移开之后又觉得挺想看的,於是慢慢的又把头转了回来。
  两人吻得很投入,林文汐不自觉就角色带入了,想著黎琰吻自己时候的样子,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是这个享受的表情,发现自己在想这个的林文汐觉得很害羞,想打住自己的想法却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

  很快男人脱掉了那个少年的衣服,少年青涩的身体让林文汐红了脸,除了自己和黎琰的裸体,他还没看过其他人的裸体。`原来这个东西真的是和自己想的那样,凡`是做这种事情的麽……

  没等林文汐想更多,那个少年就已经将男人的裤子拉了下来,像上次自己对黎琰做的那样,握住了男人的那里,林文汐捂住了眼睛,不敢直视画面中那个男人的那里,从刚刚的「惊鸿一瞥」,他其实已经看到了,感觉也不怎麽样嘛,还是黎琰的比较大,颜色形状都比较好看。林文汐虽然觉得自己的想法很淫乱,但是又觉得是事实。

  等林文汐放开手接著看的时候,男孩已经蹲下了身体,舔起了男人的胯部,小舌不断的舔著,偶尔还用力一吸,让男人受不了的一阵粗喘,林文汐觉得自己那天做得挺蹩脚的,然后,少年慢慢的将那根肉棒含了进去。

  林文汐已经看傻掉了,这个东西……还可以这样含进去?好像很困难吧?林文汐咽了一口口水,想起黎琰那里的巨大,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真的吞得进去吗?
  画面中男孩一脸享受的表情吞吐著男人的肉棒,还一边用手揉搓著,像黎琰曾教过自己的那样,从两颗睾丸摸到根部,男人的表情也看起来很舒服,男孩将肉棒吐出来,伸出舌头,在男人顶端的一个小口舔弄,镜头拍的很清晰,林文汐很清楚的可以看到那个小孔和男孩是怎麽舔舐的。男人似乎非常喜欢这样子,那根紫红的东西进出在男孩豔红的小嘴里,甚至还缓慢的抽插了起来,然后越来越激动……还说了几句日语,林文汐依旧没听懂。

  林文汐做的最多的动作就是咽口水,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喉咙貌似越来越干了……

  男人抽插的动作越来越快速,些许津液被带出流下男孩的嘴角,最后男人低吼一声释放在男孩的嘴里,然后林文汐看见……他把那东西全部吞了进去……原来那个东西,真的可以吃!而且少年的表情,好像喝了美味的牛奶一样,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

  随后少年将男人推倒在床上,然后拿过一旁的一瓶东西倒在自己手上,竟然自己伸到了自己后面!

  一向都是黎琰帮他做的润滑,他根本没有想过可以自己做这麽淫乱的事,镜头拍到了少年的那里,看著他将两根沾了润滑剂的手指慢慢插入自己后面,然后抽动起来,嘴里一边发出呻吟。好像很舒服的样子。镜头一直对那个让人羞耻的地方,等到插的差不多了,便拔了出来,男人的那里又硬了,少年跨坐到男人的腰上,扶著男人的那根硬挺,慢慢的坐了上去。

  林文汐又一次被冲击到了。没办法,连AV都从来没有看过的他,第一次接触到的就是这麽劲爆的GV,怎麽能不被冲击到。

  很快里面的两人就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一时间抽插声,呻吟声充满了整个房间,林文汐脸红到不能再红,赶紧手忙脚乱的把声音调小。

  那个体位似乎进得很深,男孩的表情是既痛又非常爽的样子,手撑著男人的胸膛,拼命的摆动著腰,嘴里还一边说著什麽。

  他跟黎琰从来没试过这个姿势,好像,很淫乱啊……因为那个少年一直不断的上下摆动著,偶尔还坐在男人身上旋转摩擦,很让人羞赧的体位,可是,却好像很舒服的样子……

  林文汐不知道自己是怎麽把那个东西看完的,只知道到后来他们换了很多很多自己难以想象的体位,做了很多次,当把光碟取出来的时候他的脸已经烫的可以煮鸡蛋了,而且看到那张碟就会想到里面的内容,害得他像烫手山芋般赶紧塞回了那个包装袋里。然后丢回了枕头底下。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把它看完的,而且悲剧的发现,自己的下面竟然已经湿了,两个小穴都叫嚣著,而且因为是穿著女仆装,前面的阴茎也因为勃起撑起了裙子。那条丁字裤不太舒服的穿在里面,因为湿了被凉风一吹一阵怪异的感觉。好想,把这件衣服脱掉,可是男人说如果自己敢擅自脱掉,回来要惩罚他的……

  现在前面又很不舒服,林文汐拼命的夹紧了双腿,想要让自己好受一点,可是却更加不知所措。上次黎琰也让他自慰过,其实他是知道的,但是在白天做这种事情让林文汐怎麽也没办法做到,现在光线还很亮,这样暴露在光明中做淫秽的事,是以前林文汐想也不敢想的,不,是根本没想过的。

  第052章厨房的诱人「晚餐」1(限)

  林文汐还是没有这个勇气自慰,只能红著脸忍耐,反正很快会下去的,以前也有过这种情况,都是很快就自己消失了。

  黎琰回到家的时候,就是看到这麽一副诱人的场景。小孩穿著自己要求的女仆装站在厨房里忙碌著,后面暴露在空气中,白嫩嫩的比料理台上的豆腐还要可口诱人。之前林文汐会觉得别扭,总是想穿上裤子,但是都被黎琰拒绝了。渐渐久了,好像就没什麽感觉了,而且夏天的天气也挺热的……

  此时林文汐并没有注意到男人已经回来了,虽然平时的他很敏感,但是今天总是处在神游的状态,自从看了那个东西之后……他就没办法集中注意力了,好像脑子里都是那个少年呻吟摇摆的样子。那个东西真的是黎琰的吗?他怎麽会有这个东西?自己以前明明就没看到过啊……该不会又是夏……

  「小汐,在想什麽?」就在林文边汐胡思乱想边洗著手里的菜的时候,男人好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丝丝热气钻进耳蜗,很痒。但是此时林文汐却吓了一跳。
  「你回来啦。」慌忙的转身。男人身上的气息那麽熟悉。

  看见林文汐这麽慌张的样子,黎琰皱皱眉,他怎麽好像很怕自己?「在想什麽?」

  「没……没有啊……」林文汐现在一看见男人就会想起那个东西,不行,脸又发烫了……

  「脸怎麽那麽红,是不是感冒了?」林文汐这样穿著一天了,该不会真的感冒了吧,黎琰有些担心的想要去碰碰他的额头,却被林文汐慌张的躲开了。
  「没……没事,我没有感冒。」

  「你的脸很红。」

  「太热了而已。」

  黎琰失笑,「这样穿著还热吗宝贝?看来你很渴望全部脱掉啊。」黎琰说著还要故意用手摸了摸他凉凉的小屁股,恩,什麽都没穿就是方便。

  「啊,你别这样。」

  「我哪样?」男人恶劣的捏著他的小屁股,但故意用手指戳了戳他后面紧闭的穴口。

  「啊。」感受到男人戳著自己那里,林文汐脸更红了,「你的手拿开,我还要做饭。」

  看著小孩现在可口的样子,黎琰倒是真的饿了。於是流连在他穴口的手指直接刺了进去。

  「恩啊……拿出来……我要做饭……」男人得寸进尺了……

  「没事啊,你继续做。」男人邪恶的笑道,将林文汐转了过去继续对著刚刚在洗的菜,而身后已经插了一根男人的手指,都怪那条内裤太细了,衣服后面又是空的,黎琰简直是毫无阻碍的就插进去了那根手指。

  「不是要做饭吗?继续啊。」男人将手指增为两个,继续抽动著,感觉小孩的里面越来越湿。

  「你这样我怎麽……啊……」

  「小仆人难道连做饭这种事都干不好?」男人故意冷了声音。

  林文汐在心里喊冤,被人这样的时候谁还能有心情做饭啊。(晓:儿子乖,你看萧羽当时还做出了蛋包饭呢,邪恶笑)而且男人,为什麽一直攻击自己那一点……

  「恩啊……」林文汐面色越来越潮红,身子无力的靠在料理台上。

  「湿了。小仆人真不乖哦,都不好好做饭了,等下我们吃什麽。」男人的声音淡淡的,好像真的在责备他一样,无法回头的林文汐压根没看见男人眼中那抹狡黠的笑意。

  以为男人生气了,林文汐拿起了洗在一半的菜,尽量忽略身后的感觉和男人的动作,继续专心做刚才的事,将青菜的叶子一片片摘好,然后认真的冲洗,可是……

  「我饿了。」

  「啊哈……很快的……等……啊……」林文汐还没有说完,男人就把他的屁股往后拉了一点,然后,一个炙热的东西顶在了自己的穴口。

  「先吃我的小仆人。」

  「主……啊……」林文汐依旧没说完,就感觉到男人的那里顶进了自己的后穴,这次不像之前的任何一次有润滑有什麽,而是直接冲了进来,林文汐感觉到后面一阵刺痛,印象之中好像只有第一次黎琰被下药了才让他这麽疼过。

  「啊……疼……」

  「乖,别夹那麽紧。」黎琰也不好受,他不知道林文汐那里不好好扩张会那麽紧,现在正处於进退两难的地步,黎琰有洁癖,不可能会说随手捞起一旁的食用油就倒在两人结合的地方做润滑,所以只能等林文汐自己放松,然后分泌液体,他的身体很特殊,不仅前面情动的时候会分泌淫液,后面也会。了解他身体的黎琰握住了他的前面,套弄起来。

  「额啊……啊……」感觉被带到了前面……

  林文汐手里还抓著青菜,后面就被男人插入了,前面的青芽又没被男人放过,於是只能姿势诡异的撑在料理台上,身体不自觉的放松,男人的话永远像有魔咒般让他无意识的照著做。

  感受到里面的柔软,黎琰用力一个挺身,将自己整根阴茎埋了进去。

  「啊哈……啊……」林文汐因为一疼,手不小心用力将拿著的菜叶给捏烂了。
  「小仆人怎麽停下动作了,继续做饭哦,还有菜都被你捏烂了还怎麽吃。」黎琰一边在心里感叹林文汐里面的紧致舒适一边还不忘提醒他继续「工作」,而且配上一向冷感的声音,好像真的很担心晚饭的问题一样,瞬间让小仆人心中充满了罪恶感。

  第053章厨房的诱人「晚餐」2(限)

  「对不起……我……马上……弄好……啊哈……」林文汐赶紧放开捏烂的青菜,努力的继续洗菜。小仆人的基本守则,就算是这样,也不能让主人饿肚子啊。后面要一边被主人干著,手上又不能闲著,林文汐想走动,结果男人在后面抽插,让他差点脚软。

  「啊哈……主人停……停一下……啊……」

  「不行哦。小仆人不能要求主人。」男人坏笑著捏捏他前面颤抖的小青芽。
  「可是……恩……啊……这样……我怎麽……啊……过去……炒菜……」
  真的要炒菜啊?这个小傻瓜。黎琰在心里暗笑。真是可爱死了。被干成这样了还有心思去炒菜,看来自己不够努力啊。

  「要炒就去炒啊,放心,主人的大肉棒会随时喂满你的小骚穴的。」男人一边笑,一边在林文汐移动的时候干著他,还故意加大了力道。

  「啊哈……啊……」林文汐根本就集中不了注意力,感觉都被后面带走了,男人粗热的那里插著自己,还不断的撞击那一点,因为快感,后面分泌了很多液体,男人也越插越顺,刚开始的那种不适早就不见踪影了,只剩下让人颤栗的快感。

  「恩……啊……啊啊……」林文汐靠在台上喘息。

  黎琰也不再欺负他,将他手里快要握不稳的小菜篮子拿了过来,随手丢到一边,握住林文汐的腰动了起来。

  「啊……主人……要煮饭……恩啊……」

  还有心思煮饭?那就再干大力一点。将林文汐两篇白白的臀瓣揉红,黎琰用力往两边一掰,将退至穴口的阴茎一个用力捅了进去。

  「啊啊……主人……太深了……要烂了……啊……」

  「还想去煮饭吗?」

  「啊哈……不是……主人说……饿了吗……啊……」

  「笨蛋。现在不是在吃你吗?」黎琰好笑的看著这个可爱的孩子,故意咬了咬他小巧的耳朵,拿起林文汐的手放到他们结合的地方,「用你的这里喂饱我就行了。」

  感觉到自己嘴里的小耳朵温度越来越高,黎琰知道这孩子又害羞了。其实黎琰回来并没有打算就这麽在厨房和林文汐做的,但是看到他这个诱人的样子没想到自己真的没忍住,一直都是个忍耐力很好的人,好像面对林文汐总是会被击溃,就像现在也一样,拼命的动著腰,啪啪肉体拍打的声音回荡在有些大的厨房,还夹杂著一些类似水声的声音及林文汐暧昧的呻吟。温度越来越高。今天的烦躁在见到这个孩子之后都消失殆尽了,黎琰现在什麽也不打算去想,只是一味的沈浸在和林文汐的欢愉之中。

  「啊……主人……不要……慢点……啊……慢……」

  「不要慢点?」黎琰故意歪曲林文汐的意思撞击的更快,而且每一次都顶到那里。

  「啊……不是……啊哈……那里……啊……」

  林文汐很快就乱了阵脚,什麽时候开始迎合男人的自己也不清楚,突然脑中一闪而过画面中少年在欢爱过程中收紧后穴的场景,林文汐也不知道怎麽的,突然就用力收了一下。

  「恩。」黎琰鼻腔中发出一声闷哼,眼神闪出精光。什麽时候,这小家夥也会勾引男人了?

  「宝贝,我差点被你夹射了,要怎麽惩罚?」黎琰的语气透著危险的气息,林文汐突然有些害怕,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啊哈……主人……快点干我……啊……」自己乖乖的这样说,主人应该就不会生气了吧?

  林文汐不知黎琰的眼睛眯得更厉害了,「宝贝,今天不干死你就不算惩罚。」黎琰对著林文汐胸前的那颗乳珠用力一扯,果然听到了一声似痛苦又似舒爽的呻吟。竟然敢夹自己,还说出这麽勾引男人的话。以前都是自己逼他说的,今天真自觉啊……他的小仆人可爱死了……

  「啊……不要了……啊……」林文汐不知道为什麽自己又惹男人生气了,竟然干得更狠了。

  於是林文汐成了黎琰晚餐前诱人的「开胃菜」。厨房正春情无限。

  让林文汐意外的是,黎琰这次竟然只做了一次,没有进自己前面,也没有再做第二次,而是在射精之后,直接拔出自己那根东西,随便理了理,把他抱出了厨房。

  在浴室帮他清洗的时候,林文汐是第一次感受到在清醒的情况下,男人帮自己清洗那里。

  「乖,把那里抬起来。」

  林文汐红著脸久久不愿动作。

  「你这样洗不干净哦。」男人捏了下他的鼻子,「抬起来我把东西引出来,不然肚子会痛。」

  林文汐终於滚烫著脸乖乖的抬起了臀部,对著男人,感觉到里面细长的手指慢慢伸进自己里面,抠挖著将那些精液引出来,林文汐突然暗自在想男人为什麽对这件事做的那麽顺手。而且,竟然不嫌脏,虽然连更脏的都做过了……

  等后面弄完了,林文汐的小脸也通红了,毕竟他的身体很敏感,之前昏过去了不知道,现在清醒著被男人插来插去会有感觉也很正常。林文汐躺在巨大的浴缸里,突然想起了他第一次来到这里时候的场景,什麽时候起,这样赤裸著面对著黎琰,他没有那种羞得不敢抬头的胆怯了,只是心跳依旧,甚至更甚。他还记得男人当初说的那些话,和带给自己的温暖,从那时候起,他就感觉到,这个男人是不一样的。所以他知道为什麽那天自己说要做手术的时候他会那麽生气,是关心自己的吧,只是,好像又有哪里有些不一样了……

  林文汐抬头,却刚好看见黎琰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禁有些奇怪,毕竟男人从来没有像这个样子,他都是有什麽话就直说了,而且口气很波澜不惊。

  「主人……」林文汐发现自己现在似乎叫习惯了这个称呼,专属这个男人的称呼。

  「恩。」

  「是不是出什麽事了?」林文汐都不知道为什麽会这麽问。

  「没。」黎琰的口气很淡,表情很平静,林文汐根本看不出任何异样的情绪,所以只能顺从的「哦」了一声。只是心里有一丝隐隐的不安。

         第054章暧昧的夜晚和第一次约会

  「洗好了出去煮饭。」黎琰站起来,拿过一旁的白色浴巾,帮林文汐擦著。
  「恩。」林文汐点头。

  晚饭的时候,男人依旧像往常一样沈默,吃饭的时候男人一般都是不说话的,林文汐也是默默的只夹著在自己面前的菜,他每次总是很细心的把男人喜欢的菜放到他的面前,自己面前的永远是一些青菜之类的。

  黎琰看了林文汐的碗一眼,平时家里就他们两个人,小孩怎麽还会这麽拘束。
  「怎麽总是不吃肉?」黎琰夹起一些菜就往林文汐碗里放,他发现这个孩子好像很不喜欢吃肉。

  「没有啊。」林文汐对著男人羞涩的笑笑,其实以前这些东西吃得少,现在自然没什麽欲望了。

  黎琰看著林文汐吃肉的样子,不禁有些好笑,怎麽感觉好像自己在逼他那样?这几天喝了夏君扬拿过来的那些东西,其实小孩的脸色也好多了。

  「营养均衡一点比较好。」

  「恩。」感觉到男人在关心自己,林文汐有些不好意思,心跳也有些快。
  「在家很闷吧。」男人说到。

  「没有啊。」林文汐笑笑,男人又给了自己买手机又买了电脑,有电视还有很多书看,其实也不会闷。

  「我明天带你出去玩吧。」

  「啊?」林文汐这回真的惊讶了,男人很少说会带他出去玩,不,应该说没有过,因为他一直觉得黎琰应该是很忙的,而自己,则是每天下去每天菜在家做饭打扫看看书。

  「想去哪里玩?」

  「呃……不知道……」林文汐也不知道有哪里可以玩啊,他以前也很少到处跑。

  「想去上学麽。」黎琰突然问出这麽一句。

  「啊?」小孩惊讶之后摇摇头。

  要是去上学的话,谁帮黎琰做这些事情?自己怎麽还债?而且上学也需要一笔钱,他不可能再让男人来支付。自己现在这样也挺好的,不去上学,也没什麽关系。

  黎琰也没有再说什麽,但是他没忽略小孩在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那一瞬间眼里闪过的讶异与一丝欣喜期待。

  晚上睡觉的时候,林文汐本来打算回房了,但是身后的男人被突然叫住了他。
  「今晚过那边去睡。」

  林文汐看著男人指著自己的房间,心里有些羞赧,下午在厨房不是做过了麽……难道今晚主人还想要麽……

  「恩。」尽职的小仆人还是点了点头,心里却小鹿乱撞。

  晚上上床之后,林文汐看著黎琰慢慢的脱掉衣服,露出自己无论看了多少遍还是会欣羡脸红的身材,然后朝自己走来。然后……

  男人竟然直接躺到了床上闭上了眼睛,没有碰自己也没有叫自己过去?
  林文汐更是害羞了,难不成主人是想……自己主动吗?想到那个片子,林文汐就脸红。一直看著黎琰,而对方只是淡然的闭著眼。

  主人真的没有表示?该不会真的是要自己……

  最终林文汐还是颤颤巍巍的伸出了手,准备主动去脱黎琰身上仅剩的内裤。
  却在这时被黎琰拉住了。

  「今天这麽主动?」黎琰睁开眼,眼神仿佛要把林文汐吞进去,眼里却含了丝丝笑意。

  林文汐立马羞得将头埋进了胸前,「主人……不是要吗……」

  难道是自己会错意了??

  「我没说要做啊。」男人一脸坦然。

  林文汐更是想直接找洞钻了,天啊!主人竟然没有这个意思,而自己竟然……!

  「我……我……」

  「今天的小仆人好奇怪啊。」男人含笑。

  今天的主人也很奇怪啊,林文汐小小的在心里抗议。洗澡的时候欲言又止的样子,吃饭时对自己细微的关心和说带自己出去玩,今晚更是主动叫了自己来他房间,却说,不做?

  「睡觉吧。今天什麽也不会做。」男人看见快变成鸵鸟的林文汐,把他拉到了怀里。

  「可是……你为什麽脱了衣服……」给自己看了那种碟,还脱了衣服躺在自己面前,不被误会都不可能吧?

  「小仆人你的记性很不好啊,我说过我喜欢裸睡啊。」

  林文汐窘了,原来是这样啊……原来男人,真的没那个意思,那自己……好丢脸啊!

  「呵呵。」黎琰看著他羞红的耳朵就知道他在想什麽了,「今天不做是为了明天能带小仆人出去玩,早点睡吧。」

  是这样吗?林文汐还在迷迷糊糊的想著,黎琰就随手关掉了灯,埋在黎琰的胸前,闻著男人身上好闻的沐浴露的味道,听著男人结实有力的心跳,林文汐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心。什麽时候,他已经渐渐习惯了被赤身裸体的男人这样抱著,而且那样的有安全感。

  黑暗中,黎琰感觉到那双小手正在慢慢的回抱自己,瞳孔在夜色中缩了缩,这个孩子,他好像真的有点放不下了。

  第二天一早,林文汐就便看到男人难得的没有穿西装,而是穿了一身米白色的休闲服,本来就觉得黎琰比实际年纪要年轻了,穿了这样的衣服更是像个大哥哥一样,却也比平时给人更加温和亲近的感觉。

  「走了,今天带你出去。」

  「恩。」林文汐昨晚睡得很沈很舒服,而且难得的一次从黎琰的床上起来不是全身酸痛而是神清气爽的,心情也突然变得很轻松。

  林文汐换好衣服,两人简单的吃了一点东西,便出门了。

  「黎琰,我们去哪里?」在外面林文汐还是不太好意思叫黎琰主人,觉得很难为情。

  「先上车。」男人倒是没有表示什麽,从车库拿了车让林文汐上去。林文汐虽然满腹的疑问,但也没有说什麽。印象中,这是男人第一次带自己出去玩啊,林文汐坐进副驾驶座里,今天是男人亲自开车耶,没有叫司机过来接送。等林文汐坐好,黎琰侧过身子帮他系上安全带,靠得很近,感受著男人身上的气息,林文汐脸有些烫,今天的黎琰总让林文汐觉得特别不一样,糟了,心跳的好快,要是被黎琰听到了,会很丢脸啊……

  第055章没有爸爸,你还有我等车停在游乐场外面的时候林文汐已经瞪大眼睛不会说话了,他怎麽也不会想到男人竟然……带自己来这种地方?!而黎琰看著林文汐的表情,顿时竟然也露出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

  「不喜欢麽?我不知道小孩子喜欢去哪里玩所以……」此时黎琰心中已经把夏君扬骂了个千万遍了,都是那家夥跟自己说可以带他去游乐园的……他自己是从来不可能会来这种地方的,要不是为了这个孩子……结果……他就说嘛,这麽大一个孩子怎麽会喜欢来这种地方,而且自己竟然这麽傻傻的真的带他来了……
  林文汐第一次看到男人像个小孩子似的不知所措的样子,不知道为什麽突然觉得好可爱。可爱……要是被黎琰知道自己这麽形容他,估计可以被他那冷冰冰的眼神冻死……

  「没有不喜欢啊。」怕男人误会,林文汐赶紧说道,说真的,这是他小时候很向往的地方,每次都看到其他小朋友有爸爸妈妈带著来,都很羡慕,特别是在外面看到那种大大的摩天轮的感觉,明明好像离自己那麽近,却那麽远。自己从来都没有这种机会来这种地方,他没有爸爸,妈妈也不会带自己来,因为家里没有闲钱。

  看见林文汐并没有露出很虚假的样子,黎琰的表情才变好一点,把车找了车位停好,然后和林文汐下来。

  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带著一个17、8岁的少年来游乐园,明明是很诡异的一副画面,但是不知道为什麽,当这两个人走在一起,却给人一种异常的和谐感,男人很帅,就算没有表情,魅力值也很足,一出来便秒杀了众多游乐场的小少女,而站在旁边的少年是一副很乖巧清秀的样子,冷漠的男人只有在面对少年的时候,眼里才有一点柔和的光,不像看其他人那样漠然。看著他们两个,很多人以为是两个关系很好的兄弟,却也有不少女人两眼冒狼光。

  进去的时候黎琰没有拿票出来,只是拿了一张卡,是一张VIP会员金卡,黎琰显然注意到了林文汐好奇的眼神。笑道,「我也没来过,但是是这里的股东之一,好像是我几年前投资的一个项目吧。所以有这张卡。」

  「哦。」小孩了然的点头,不知道心里那一丝甜腻是什麽,原来男人没有带别的女生来过。那麽自己,是第一个吗?刚平复下的小心脏又乱撞了起来。
  而黎琰的那一个笑则是引起了许多女生的尖叫。这个男人果然到了哪里都是发光体。

  林文汐起初很拘谨,只是睁大一双漂亮的眼睛东看西看,却一个也没有去玩,黎琰也陪著他到处转。

  「不玩吗?」他看见小孩看了摩天轮好多次了,却依旧没等到他开口说要去坐。

  其实这个摩天轮就是这个游乐园的亮点之一,是整个市最大的,要是从这座城市的火车站出来,上了环道上第一个看到的就是这个摩天轮,但是谁会想到,看似很近,其实要来这个游乐园真的挺远的。

  「我没有坐过这东西……」

  「恐高?」

  林文汐摇头,脸有些红红的,声音也有点小,「这个东西,不是要和恋人一起麽……」

  黎琰显然一副奇怪的样子,挑挑好看的眉毛,「是吗?」他好像从来不知道啊,因为他从来不关注这些。

  但是看著从里面出来各种结伴而行的女生,好像,不是情侣也无所谓吧?
  「想去就去吧,以后再跟你女朋友来啊。」

  听到这句话林文汐先是愣了一下,看著黎琰,随后又羞红了脸,他哪里有打算交女朋友……他本来是觉得自己和黎琰又不是情侣,好像不适合坐这个东西,可是想到他是自己喜欢的人,虽然黎琰没有这个意思,但是自己……要不就私心一次吧……

  其实黎琰以为他是想以后和女朋友来,心里也怪怪的,有点堵,所以男人做了一个连他自己也意外的举动,那就是把还未表示出什麽的林文汐拉到了通道口,出示完金卡直接上了一个小隔箱里。留下外面一群女生胡乱的尖叫声。

  等两人已经坐在摩天轮上了,林文汐才反应过来,「那个……那个……鱿漁购荬」

  「恩。」男人面无表情,其实心里已经为自己刚刚那个不纯熟的举动别扭了,所以干脆将头望向了外面,掩饰自己的心情,殊不知他那个面瘫的样子根本就看不出任何心情。

  看著男人好看的侧脸,林文汐觉得呼吸好快,其实他也不知道刚刚想问男人什麽,所以也把视线转到了窗外,看著外面漂亮的蓝天,嘴角却慢慢勾起一个微笑。或者,是傻笑。暃凡首彂「想过你爸爸吗?」黎琰的眼睛依旧看著外面。他没忽略一路上小孩看到有父母带著来的孩子时羡慕的眼神。

  林文汐显示僵了僵,随后小声的恩了一声,「其实我一直觉得没有爸爸也没关系的,妈妈其实对我很好,她也从来没跟我提过爸爸,以前被小朋友欺负说我是没有爸爸的野种的时候,我也告诉自己没关系的,我有妈妈就够了,但是……」
  林文汐的声音哽咽了,黎琰将视线转了回来,刚好看见一滴眼泪从林文汐眼角滑下来,不知道为什麽心里一揪。

  意识到自己的失控,林文汐连忙将眼泪抹掉,今天男人难得带自己出来,不是要开开心心的的麽。

  「对不起……我……唔……」林文汐还没说完,唇就被男人堵住了。

  「别哭……」很柔的声音,林文汐第一次听到男人这样的声音,骨头都要酥了。林文汐的眼泪却一时没控制住,掉的更凶了。

  男人放开被自己吻住的唇,用指腹轻轻的摩擦过林文汐的眼角,看著那些泪珠沾在自己手上,他也不知道为什麽,看著他哭,心里会那麽难受,巴不得把他揉进自己身体里。

  「不要哭了。」男人蜻蜓点水的吻著林文汐的唇,「没有爸爸,你还有我。」
            第056章约会第二站

  的说出了这样的话。

  听到男人的话,林文汐睁大了眼,顿时眼泪都忘了掉,直愣愣的看著眼前那个帅气的男人,心里酸胀的厉害,一种无以名状的感动充斥了所有感官。

  看著林文汐泪眼迷蒙的望著自己,黎琰没忍住,又吻了上去,他们在做爱的时候接过很多次吻,却没有任何一次像现在这样让林文汐觉得心怦怦直跳,好像要冲出喉咙似的。

  黎琰将林文汐挂在眼角的眼泪慢慢吮吸掉,然后一路往下,从鼻尖到唇。从轻点到深入。

  两个人吻了不知道多久,只知道当摩天轮转到最高点的时候,两人还在接吻,要不是摩天轮一个轮回的时间太短,要不是接下来还有活动,黎琰恨不得现在在这里就要了他。

  当摩天轮慢慢降落的时候,黎琰才松开他,林文汐满脸绯红,眼带波光,羞赧的看著黎琰,等他们走出去的时候,林文汐还处在神情飘忽的状态,走路都轻飘飘的。旁边叽叽喳喳似乎很兴奋的议论声他都听不到了,脑袋里只有刚刚他们在里面接吻的场景,还有男人的那句话。

  「没有爸爸,你还有我。」

  玩了第一个项目之后,接下来就放开了很多,林文汐玩了不少东西,坐了旋转木马,虽然男人只是一直在旁边看著,但却一脸宠溺的看著坐在上面开心的笑著的孩子,林文汐想去鬼屋,进去之后却被吓得眼睛都不敢睁开了,一路上变成了男人抱著他,一直走到出口。

  「还怕吗?」黎琰笑著放下他。这个孩子,原来胆子这麽小的啊。

  「恩。」林文汐点头。想到一进去里面那种阴森森的鬼叫声和雷鸣声,还有一具全身是血的尸体躺在路中央要自己踩过去,他就浑身鸡皮疙瘩,就算知道上面有一块肉眼很难看见的玻璃板,他还是不敢走上去,所以黎琰干脆抱起了他,一走就走完了全程。虽然男人的胸膛很温暖,也很安全,但林文汐发誓,他再也不去那种地方了。

  但是黎琰貌似心情很好,在里面的时候有几次还故意在林文汐耳边小声的说「前面有个人头掉下来了」,吓得小孩赶紧用双手搂住了黎琰的脖子,身体还紧紧的贴在他怀中,一动也不敢动。而黎琰则是在黑暗中勾起一抹笑。其实这种地方,偶尔陪小孩来来还是挺好的嘛。男人暗笑。

  而林文汐当然不知道男人心里的那些想法,也没想到男人会这麽的「坏」。
  从游乐场出来,林文汐还是非常开心的,虽然很多时候都是他自己在玩,但是男人愿意放下面子带自己来这种地方他已经很开心了,虽然期间一直有女生不断的往这边看。看见小孩那麽开心,黎琰明白今天带他出来是对的。

  出来已经下午了,中午在游乐园里面吃了一点东西,林文汐以为男人现在是要带自己回家了,结果却没想到男人把车开到了一家法国餐厅外面。

  「我们……是要来这里吃饭?」看上去好贵的感觉……男人从来没带他出来吃过饭,他自然不知道黎琰平常应酬去的地方其实更高档,因为知道林文汐不喜欢去那些太拘谨的地方,所以最后黎琰才挑了这家比较随意的餐厅。

  「恩。下车。」男人的车很熟练的开到了某个停车位,而且出来的时候外面的waiter也很熟络的和黎琰打招呼,似乎是这里的常客一样,但是林文汐知道他在家煮饭的这段时间男人几乎都是回来吃的,难道以前男人很少在家里吃?
  走进餐厅林文汐才发现这里不是像其他的那些高档餐厅一样一进去就一排的服务生站著恭迎你,而相反只有几个穿著制服的人穿梭於餐桌间,里面放著很抒情的歌,椅子很特别,像摇篮一样,是竹制的,上面也被竹绳掉著,很悠闲的感觉,很是却很稳当,不会摇摇晃晃,更不会掉下来。每个位置用木质的很漂亮的雕花护栏隔开,很安静,没有自己以前打工的那些餐厅的吵闹和油烟味。进去之后,黎琰很熟练的在靠窗的某个位置坐下。几个看到黎琰进来的服务生先是微微的惊讶,想走过来却被黎琰摇摇手拒绝了。

  点餐的时候林文汐倒是傻眼了,怎麽全是法文?有些尴尬的抬头看著黎琰,男人像是会意一样,拿著手里的菜单把一些菜名翻译出来然后问他喜不喜欢,其实翻到后面有中文的版本,但是不知道为什麽男人没有直接告诉他。

  「恩……都可以……」很多菜林文汐根本就不懂,名字听著挺好听的,再看看上面的价格,差点让他从椅子上掉下来,上面标的是人民币的话,已经很贵了,要是是法郎……

  「不要了。」林文汐突然合上了菜单,对著男人摇头。「黎琰……我们去别的地方吃吧……」

  听见客人说不要了,服务生也不急,反而一脸趣味的看著他们。

  「怎麽了?不喜欢这里的菜吗?」

  「不……不是……」

  「那是怎麽了?不舒服?」黎琰关切的看著他。

  林文汐有些尴尬的看看站在旁边的服务生,小声的开口,「我们没必要来这麽贵的地方……今天你带我出来我已经很开心了……」

  黎琰看著眼前的人,不知道怎麽的有些好笑又有些心疼,隔著座位揉揉他的头,「既然开心,那就不要在意这种小事了,难道连这点钱还担心我给不起吗?」
  「当然不是……」只是觉得好浪费。

  「那就行了。点吧。」

  林文汐别扭的看著菜单,还是没办法下手,最后还是决定让黎琰帮自己点。黎琰宠溺的笑笑,对服务生说到,「两份法式黑椒牛排,一份波尔多酒鹅肝批,黑鱼子龙蜊鱼,芙蓉虾仁,乌龙吐珠,椰香鱼翅,红鲟鲜鲍,土豆鲜蘑沙拉,扇贝……」

  「可以了。已经很多了。」林文汐赶紧开口阻止还想继续说的男人,「我们两个人吃不完的。」而且,好贵……

  好在黎琰也没有坚持再点,只是问了一句,「还要什麽甜点吗?」

  「不用了。」

  「帮他拿一个椰奶布丁吧。」黎琰笑著对一旁的服务生说到。

  林文汐黑线,不是说不用了吗……男人为什麽总是当他的话是空气……
  「好的,请您稍等。」那个服务生此时已经有些傻掉了,他刚刚竟然看见了,黎大总裁对他笑?!以前无论是来吃饭还是下来视察都没有见他笑过……那个孩子,究竟是黎总什麽人?

           第057章被欺负的小兔子

  「黎总,需要红酒吗?」每次来黎琰都会要一瓶有一定年份的法国红酒,但是这次却没有说。

  黎琰看了看林文汐,随后对服务生说到,「这里不用了,叫『竹轩』那边备著。」

  「好的。」

  林文汐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他们,为什麽他除了听懂了红酒两个字什麽都没听懂?竹轩?那是什麽?

  菜渐渐上来,这麽贵的东西林文汐都有些舍不得吃,而且最尴尬的是,他不会用这些餐具……

  男人似乎早就想到般,在上来的时候自己先示意了一边,小孩有些不习惯的拿著那些东西,好麻烦哦……后来男人干脆切好牛排送到他嘴里。林文汐有些脸红,好在没有人看这边。不过林文汐不知道,虽然大家都在假装著做事,但是眼睛却不断的往这边瞄,他们行为早已落入了大家眼中。

  一边吃林文汐一边心疼的想这些菜要这麽多钱,还不如自己做呢。

  「黎琰……」

  「恩?」

  「以后还是……别来这麽贵的地方吃了,我可以在家做的。」林文汐小声的开口,「虽然我不会做法国菜,但是……」

  男人突然笑了,揉揉他的头,其实他觉得小家夥做的东西比这里的好吃多了,那种温馨的感觉是哪里也比不上的。今天只是,不想让他太累,「恩,那以后我们在家里吃。」

  林文汐终於开心的笑了,吃掉了黎琰送过来的那小块牛排,黎琰也不介意被林文汐吃过的叉子,自己也吃了起来,动作依旧那麽优雅,林文汐真的觉得黎琰身上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贵公子气息。

  而店里的几个服务生则是眼珠子都差点掉了,黎总他向来洁癖都很严重的,每次来视察看到哪里有一点灰尘都受不了,碟子要洗得光亮,桌子椅子必须很干净,个个方面都很严格,实在想象不出这个男人有天会喂别人吃东西?而且还是用自己的餐具?!

  黎总已经很久没有过这边来了,今天突然带了个孩子过来,而且性情大变,不让他们受惊都难。

  黎琰正想带著林文汐走出餐厅的时候,林文汐有些尴尬的拉住了他,「那个主人……」一急就这麽脱口而出了。

  主人?一旁的服务生个个都竖起了耳朵,准备挖掘更多的猛料。

  林文汐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周围突然安静了好多,好像连音乐声都小了。

  「黎……黎琰……我们还没结账……」糟了,有个服务生走过来了,该不会要被抓包了吧?

  黎琰不知道怎麽的看著小孩兔子一样的表情,就想吓吓他,於是露出一个苦恼的表情,「好像钱包忘记带了。」

  服务生以为黎总还有什麽要吩咐,所以走了过来,谁知道刚走来听到他们的对话差点没忍住笑了出来,黎总什麽时候变得,那麽会开玩笑了……

  而小孩一听则是有些慌了,「真的吗……那怎麽办……」小孩苦恼的皱皱眉,好像在电视里看到一般吃了霸王餐,都要留下来帮他们做事的。

  「那主人……我留下来吧……」

  「你留下来做什麽?」

  「我可以帮他们洗盘子,还可以打扫,这样他们应该不会为难我们……」只是那些菜那麽贵,不知道要洗多久……

  看著为自己「出谋划策」的小孩,很傻却很可爱,黎琰心里真是喜欢的不得了,但表面只是淡淡的笑笑,「傻瓜,走啦。」

  说著便拉著林文汐走了出去。

  「黎总慢走。」后面响起了一排的服务生整齐有力的声音,同时还夹杂著笑意。

  坐在车上,知道自己被耍了,林文汐红著脸在黎琰身上捶了几下,主人好坏!总是这麽欺负自己!害自己丢脸!

  「哼。」

  「真不理我了?」

  「不理你了。」林文汐装成生气的样子将头瞥向窗外。

  「不理我还跟我说话。」

  「谁跟你说话了……唔……」话没说完就被男人将脸扳过来吻住了,这个人,怎麽总喜欢这样……

  「还不理我吗?」放开了气喘吁吁的小孩。

  「就不理。」林文汐推他,但是无力的动作却更像欲拒还迎。

  「那再带你去个地方补偿你。」

  「去哪?」

  黎琰对著林文汐神秘的眨了眨眼,「不告诉你。」

  林文汐早已被男人那双电力十足的眼睛给弄得小脑袋混沌了,哪还听得到他在说什麽。

  等车停下来的时候,林文汐只看到漂亮的建筑前面写著「竹轩」两个字,门也是很自然生态的感觉,是竹子做的,很漂亮,灯光也是淡绿色的,像是在深林中一座风格独特的别墅,但是如果是别墅,貌似也太大了一点吧,而且不是传统的房子的感觉啊……这到底是什麽地方?

  「这是什麽地方?」林文汐好奇的看著黎琰,刚刚一路过来他就觉得这个地方好像已经远离市中心了,却又不知道是哪里。

  「进去就知道了。」

           第058章我喜欢裸体温泉

  只有门口站了一个侍者,看见男人过来,恭敬的说了一声「我马上通知下去说黎总您到了」,便离开了,顿时又陷入了一片寂静。

  走进里面,是一条石子小路,旁边是一排排的树木,因为有风,在夏夜里发出唰唰的声音,很凉爽很舒服。林文汐跟著男人走著,不知道兜兜转转到了哪里,只知道当前面出现一个冒著热气巨大的温泉的时候,林文汐还有些恍惚。温泉都是露天的,周围是靠不同的灌木围起来,一个一个错落分布著,抬头还可以看到闪烁的星星,像是碎在一段黑色高级丝绸上的银片,反射著耀眼的光。

  「这里是一个温泉度假庄,那边是酒店,今晚我们住那里。」顺著黎琰指的方向望去,林文汐果然透过树林的一角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写著「竹轩」的招牌,上面是很抢眼的灯光,在漆黑的夜里越发的引人注目。

  「这个温泉也是这个酒店的?」

  「恩。」

  「可是为什麽一路走过来都没有人?」随即林文汐又想是想到什麽,瞪大了眼看著黎琰,「该不会这个地方又是你的吧?」

  「呵呵。」黎琰摇摇头,「说是也不是。以前我哥的。」

  他还有哥哥?林文汐刚想问什麽,却已经被男人拉了过去。

  「好了,脱衣服泡温泉吧。」男人抱著他,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边。

  「只有……我们两个麽……」林文汐看看周围,除了眼前这个大的,旁边还有几个比较小的温泉,但是却没有一个人。

  「恩。」黎琰当然不会说这一片的几个池都是只属自己不对外开放的,因为知道自己有洁癖,前面那些才是专门营业的,不过今天也早早关门了。「这里的温泉大部分都是天然的,对身体很好。前面这个的石板炕,对风湿,关节炎,胃病这些有好处。那边是中药池,有……」

  听见男人给自己解说,林文汐心里再次被打动了,男人是特意带自己来这里的吗?还专门挑了对自己的身体有好处的一些温泉。

  「谢谢你。」很轻的三个字在夜里响起,黎琰却觉得心里某个柔软的地方像投了一颗小石子击起了涟漪。

  「笨蛋,不用谢我。快点进去试试吧。」

  男人倒是很自然的脱掉了衣服,然后走到进了池里,很惬意的靠在了一旁的石板上。水淹没了男人健美的身材,额前的刘海垂下,一双摄人心魂的眼眸正望著自己,还是那样的王者气概,只是多了一丝惬意的慵懒。

  林文汐只觉得自己呼吸一窒,「主……主人……你不穿这个吗?」林文汐指著一旁早已准备好的温泉专用的泳裤。

  黎琰摇头:「他们知道我喜欢裸体温泉,一般不会准备这些,估计是担心你要。不过……」顿了一下,男人突然笑的邪魅,「你也用不著了,脱了就下来吧。」
  裸体温泉?林文汐心里又小小的冲击了一下,为什麽他发现认识了这个男人之后,自己总是在不断的接受这些挑战他平常思维的事。

  「呵呵,小仆人,傻站在那里干嘛,难道你泡温泉不脱衣服的?」

  「脱……脱啊……」可是……林文汐左看看右看看,却依旧没有动作。
  「放心,这里没有人看的,快点脱了下来。」黎琰知道他在担心什麽,不过,别说林文汐自己不想别人知道他身体的特殊,就连黎琰,也不愿让别人发现他的身体,那是,只属於自己的。男人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霸道。

  感觉自己已经要被水里的男人盯出两个洞来,林文汐终於不好意思的慢慢解开自己的衣服。当林文汐的手还在内裤边缘徘徊的时候,男人已经走了过来,直接将他仅剩的一件衣物扒了下来。还没等一阵冷风吹过让他起鸡皮疙瘩,已经扑通落入了水里。

  林文汐一个没站稳,看著自己就要往前面摔去,本身又是只旱鸭子,要是真的掉下去喝几口碳酸物质的水还得了。

  「小心。」就在这时林文汐感受到一只温暖有力的大手及时捞住了自己的腰,随后便落入了一个怀中。

  耳朵贴在男人的胸膛上,寂静的夜里,顿时只剩下心跳声。男人的,和自己。
  为什麽主人的心跳也会这麽的快,林文汐想著,耳朵已经变得红红的。一时间两人竟忘了推开黎琰。

  「小仆人,这麽喜欢主人的怀抱麽?」知道男人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林文汐才尴尬的注意到自己竟然一直靠在他怀里,一情急便连忙推开了他,谁知后面的脚又打滑了一下,差点又摔下去。还好黎琰没有立刻松手,所以又救了他一次。
  「哈哈,看来还是我抱著你比较安全。」

  第一次听到男人这麽爽朗的笑声,林文汐都忘了害羞直接抬起了头,刚好看到男人平时那张冷漠的脸带了点邪魅的表情,而且刚刚笑完的表情还没完全的收起来,他发现男人笑起来也非常好看,不是勾起嘴角的那种淡笑,而是这样的大笑。

  只不过,男人为什麽还要露出那种邪魅的样子,他知道,每当男人对自己露出这种表情都没什麽好事。

  「小仆人,好好享受温泉吧。」黎琰把他拉得更近了一些,林文汐这才将感觉放到自己的身体上,果然很舒服,被温度偏高一点的泉水包围著,散发著淡淡的矿物质的味道,不会难闻,意外的让人心安,男人的怀抱和泉水一样的温暖,细胞慢慢的放松下来,好像紧绷的神经也慢慢松下,真的很舒服……

  「我平时工作很累的时候,或者遇到烦心的事,会过来泡一泡。」

  「主人也会有烦心事?」林文汐睁著一双大眼睛看著黎琰,他第一次听到黎琰和自己说这些事,原来也有事情会让他烦心麽?他一直觉得这个男人好像都是神一般的,不会喊累更不会对任何人说心事。

           第059章裸浴容易擦枪走火

  黎琰笑著摸了摸林文汐的头,「傻瓜。」

  「你有个哥哥?」林文汐没忘记男人之前的话。

  黎琰看了看仰著头望著自己的小孩,点点头。

  「怎麽没有见过呢?」

  「他……去世了……」多久没有提过这件事了,黎琰自己都忘了。但是今天,意外的没有生气。

  「啊……对不起……」小孩的眼里满是歉意。

  「不用道歉,这不关你的事。」黎琰依旧在笑,只是笑容带了一点无奈和感伤。林文汐知道自己问错话了,他明白黎琰心里肯定很难受,因为他从来没见过主人露出这种表情,哥哥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人吧……像自己的母亲……
  不知道怎麽安慰人的林文汐,只能将手慢慢的放在了黎琰的腰上,回搂住了他。

  「不要伤心……」林文汐不知道怎麽说一些安慰的话,只能僵硬的吐出这麽一句。

  「恩。」黎琰没有忽略小孩这细微的举动,心里突然一暖,这个孩子,明明失去的比自己多,却还是想著关心别人。

  靠在男人身上,林文汐慢慢的开口:「我从小没有爸爸,妈妈也去世了,我知道你的心情,但是都会过去的,你哥哥应该也很爱你吧,肯定也想要你过得好。」
  「恩。我知道。」黎琰这麽多年来,其实是第一次听进去了别人的安慰,尽管这个安慰很蹩脚,但是不知道为什麽,心里就是有些酸酸涩涩的。手慢慢放到了小孩的头上,将他的小脑袋按在自己的胸前,抱紧在怀里。

  小孩有点闷,微微的动了一下。

  「别动。小汐,给我抱一下。」

  林文汐没有再动,他第一次感受到这个男人的脆弱,尽管看不见黎琰的表情,但是他知道男人现在肯定有些难受。收紧了环在他腰上的手,听著男人的心跳,不知道为什麽,这一刻,他想给这个男人保护,就算自己很脆弱,就算这个想法很不自量力,但是他还是想保护他,因为他知道这个人,其实孤独了太久。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即使已经开始觉得有些热了,两人还是没有分开。
  「主人……」

  「恩。」男人的声音沈沈的,好像要睡著一般。

  「你……会结婚吗……」林文汐一直介怀著这件事,却一直不敢问。

  男人的身体明显僵了一下,但并没有马上做出回答,林文汐抬起头,刚好看到想要开口的男人,突然用手捂住了男人的嘴。

  「不用说了,别说了。」林文汐摇著头,他突然不想听到那个答案,不论是什麽,也许是真的还没有准备好吧,虽然他们从来没有确立过关系,但是,他还是不想这麽快的听到答案,他想珍惜现在,珍惜还能拥有这个男人的每一分每一秒。

  看著小孩用沾著水的手捂著自己的嘴,这是他平常绝对不敢对自己做的动作,头也垂的低低的,似乎在逃避什麽,黎琰觉得心疼,拿下他的手,也没有再说什麽,而是直接吻住了他。

  「唔……恩……」今天第三次被男人吻了。林文汐还迷迷糊糊的。

  两人的身体都是全裸的,很容易擦枪走火,果不其然,黎琰的手慢慢的从林文汐他纤细的腰摸到了挺翘的小屁股上,或轻或重的揉搓著。身体贴的很近,男人渐渐硬起的地方摩擦在林文汐的小腹上,两人的灼热贴在一起,气温越升越高。
  「不……不要……在这里……」抬起头就望得到星星,野合这种事对於林文汐来说,真的是从来没想过的。而男人,当然不会这麽放过他,尤其是被挑起了欲火的男人。

  「我说了,不会有人来的。」

  「可是……」这里怎麽说都是在外面啊,在外面做这种事情,难道男人不会觉得很……「啊……」

  脆弱之处被男人捏住了,林文汐只能停止思考。

  「不许再走神了哦。」

  林文汐抬头再次看向男人,哪还有刚刚自己看到的那个样子,早就变回了原来那个喜欢欺负自己的主人,真是的,刚刚自己还为他难受,转眼又被欺负了……

  在水中的感觉异常的敏感,男人的每一次撸动都会激起一层波澜。

  「啊哈……啊……」男人的手从白皙的臀瓣上抚到股沟,有了水的滋润,男人的手指很容易就刺入了,借助带进的些微水很快的抽动起来。

  温热的泉水进入了自己的体内,林文汐总觉得里面被弄得痒痒的,男人的手指又很修长,在里面搅动著,更多的水流了进去。

  「啊啊哈……主人……啊……」

  「先帮你洗干净。」男人咬著林文汐的耳朵说到,体内的水被带进得更深。让林文汐不住的想要收缩内壁将它们挤压出去。

  「宝贝,你好热情啊,把我的手指咬得好紧。」

  男人调笑的话立马让林文汐脸蛋涨得通红。不想让男人误以为自己太过急切的放松下来却让男人又加了一根手指进去。

  黎琰再次吻住了林文汐的唇,后穴被两根手指抽插著,前面又和男人的灼热在一起摩擦,产生的剧烈快感让他前面的花穴开始分泌出淫液,也张合著引入了一些水,被骚痒的想要被爱抚。

  「恩……唔……主人……前面……」

  「前面也想被插,是吗?」

  「恩……主人……快给我……啊哈……」

  「宝贝,你帮我摸一摸,我就给你。」男人低哑著声音,将林文汐的手放在自己巨大的硬热物上。

  第060章温泉里的情动1(慎!)

  「啊。」只是简单的触碰,林文汐似乎都能感觉到他跳动的脉动,还有那庞然大物的热度。即使在水里也毫不影响它的分量。将刚刚不小心弹开的手再次放上去,握住男人的那根东西,慢慢的套弄起来,像每次男人帮自己套弄一样。
  感觉到手里的东西竟然还在胀大,林文汐有些惊讶,明明都要握不住了,以为是极限了,却还是在增大。

  黎琰搂著林文汐,下身被小孩小小的手套弄著,呼吸渐渐粗重。因为男人的身高比较高,完全站直的时候水还没有蔓到胸膛,林文汐的小脑袋靠在上面,眼前刚好是男人的匀称的胸肌,和两颗……想起每次男人舔自己那里,都会有一种麻酥的感觉,不知道男人的这里,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敏感,还在想著,林文汐的动作就已经快了一步。

  当舌尖刷过男人那颗小小的肉粒的时候,林文汐明显感觉到了男人身体的一怔。

  「比鄰有魚,恩……宝贝,不要玩火。」黎琰抓起了那颗在自己胸前「作怪」的小脑袋,声音更加沙哑,眼神变得有些恐怖。

  当黎琰看到小孩还要睁著一双玻璃珠似的大眼睛看著自己的时候,黎琰终於忍无可忍,抽出在他体内搅动的手指,将他推倒了一边的岩壁上,手撑在上面,很快将自己的炙热顶在了下面的入口处。

  林文汐还没明白自己怎麽让男人突然兽性大发了,就感觉自己的后面被撑了开来,熟悉的酸胀感袭来。

  「恩……啊……主人……啊……」龟头进来了,好大,好胀。

  「宝贝,我等不了了。」说著男人的肉棒长驱直入,用力一压,一捅到底。
  「啊啊啊……有水……啊……好奇怪……啊哈……」

  黎琰没有等他适应,便借著水的润滑开始动了起来,甚至还引出了一些气泡。林文汐被男人操著,浑身发软,想大声尖叫,可是毕竟是在外面,觉得很难为情,所以将呻吟的声音也刻意压低了。

  「宝贝,叫大声一点。没人听得到的。」

  「唔……恩……」男人一边顶著,林文汐摇头,眼神涣散。野合的快感让他的后穴阵阵紧缩,夹得男人一阵激动。

  「放松点,夹太紧了。」黎琰转过他的脸,在上面吻了几下,手伸到小孩的胸前,捏住其中的一颗乳珠。「我喜欢听你的声音。叫出来。」说完还在小孩的耳边一扫,男人的话像是魔咒一样,让林文汐浑身一颤,同时乳头也被男人的用力拉扯了一下。

  「啊哈……啊……主人……」

  「对,就这样叫。这里除了我,没人听得见。」

  「恩啊……啊!……」

  「今天没吸到你的奶头,是不是觉得很痒很空虚。」黎琰故意搔刮著,知道林文汐最受不了这个动作,而且他的胸部,总是玩弄几下就会肿胀起来,有时候真怀疑是不是可以吸出奶来。很骚的奶头。

  「恩……啊……我要主人……吸……我的……奶头……啊……」

  「宝贝,现在吸不了了,等会儿,主人一定吸破你的奶头,给你吸出奶来。」
  「哪有奶……啊哈……」林文汐脸红。

  「那你要给主人吸吗?吸破它。」黎琰咬他的耳朵。

  「啊哈……我要给主人吸……吸破我吧……啊……」

  「乖孩子。」黎琰满意的揉著林文汐的胸,今天的小孩真乖,竟然这麽自觉。不,应该说,貌似从昨晚开始,他就变得很自觉了。

  其实他本来没打算在温泉里和他做一通的,反正房间红酒什麽的都订好了,今晚他们还有很多时间,但是今天的林文汐,让他觉得特别可爱。特别是在他主动抱著自己的那一瞬,黎琰的脑子里闪过很多想法,最后却什麽也没说,直接吻上了他,吻著吻著擦枪走火也是难免的。

  黎琰操了一下后面,又想起之前小孩求自己爱抚他的前面,於是将插在里面的阴茎拔了出来,将他的一条腿拉高挂在自己的手臂上,而自己那只手撑在岩壁上,另外一只握著他的腰,将自己的阴茎捅进了前面的花穴,一进去便被紧紧的吸住了,看来小孩确实饥渴了很久。挺久没干他前面了吧?

  「啊哈……要破了……好撑……啊啊……」

  「你这里还是好紧。」黎琰开口,林文汐看不到的神情里尽是满足。

  「啊……那是因为……啊……主人的……太大了……」总觉得是因为黎琰的那里太大才会让他每次进入都让自己有被撑破的错觉。林文汐想起自己上次看的那个片子,片里的那个男人那里,根本就比不上黎琰的那里。以前只和自己的做过对比,以为是由於自己那里实在太小了才会显得男人那里很大,后来发现根本不是这麽回事。

  「呵呵,说这样的话,那我要谢谢我可爱的小仆人吗。」每次都夸赞自己那里很大,男人连眼睛都染上了笑意,「不过我那麽大的大肉棒都没能把你那里操松,说明小仆人的骚穴还是很厉害的。」

  「恩啊……别这样说……啊……」男人的话有些下流,林文汐听得红了耳根。害羞的将脸埋进了自己的手臂中。

  男人自下往上操著,每一下都像是要把两颗睾丸也干进去一般的深入和用力,水流被拍打的发出啪啪的声音,还溅起一些水花。

  第061章温泉里的情动2(慎!)

  「啊哈……主人……太深了……恩……啊……」腿被拉高了,男人想干多深就多深,林文汐根本用不了力,而且少了一只脚做支撑,全身更加瘫软,已经大部分都靠到了黎琰的身上。

  「啊……啊……慢点……啊……主人……啊……」林文汐凌乱的叫着,只觉得自己下面被插的好深而且好快,男人的热柱像是钉在自己身体上一样,不断的摩擦着,将林文汐的下体撑得满满的,有水想流进去都寻找不到缝隙,只有在男人抽出再顶入的时候可能带进一些水。

  「爽吗?」

  「啊哈……啊……很爽……再……再用力一点……啊……」黎琰突然放慢了动作,林文汐惯性的扭了扭。

  「这就,用力的,操死你。」男人的声音很优雅,话语却很邪恶。拉高了林文汐的一条腿,猛力抽插着。

  每一次像要干破他肚子一样用力,操的林文汐一阵阵痉挛。

  「啊哈……主人……太,……大力了………啊」

  「宝贝不是喜欢主人的大屌这麽用力的干你吗?」

  「啊……可是……太大……了……啊哈……顶到了……别这样……啊……」
  「干到子宫了吗?爽不爽?」

  「啊……会干破的……恩啊……主人……轻……啊哈………」

  「小汐,可以怀孕吗?」黎琰也不知道自己怎麽突然问了这麽一句话,而林文汐也愣了,身体顿时僵了一下,随即脸红了起来,他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他会像女人一样……

  「有子宫,可以生宝宝吧?」黎琰只是随口说一句,他知道双性人的身体怀孕的机会很小。

  「啊哈……我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