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无限猎奇游戏之金庸群侠庄园】(03)【作者:orochlcasdw】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

  莉莉挥手示意四女把钟灵拖下床,将她扒了个精光,双臂双腿左右分开呈「大」字形吊在处刑架上,开动架子上的机关将她升高到离地两米高,然后从刑架上取下一根两米长五厘米粗的金色大号尖头长杆,尖向上固定在钟灵正下方,接着向下调整钟灵的高度,让她用小穴套住铁杆的尖头慢慢向下,直到长杆顺着钟灵的阴道顶到子宫口,才把她固定好。

  自己则走到剩下的几个女人身边,这些女人分为三排跪在地上,最前边一排是三个长发披肩的十六七岁少女,最左边少女肤光胜雪,脸蛋如海棠花般,娇美艳丽,双目犹似一泓清水,容貌秀丽之极,虽然一丝不挂的跪在地上,但仍然掩盖不住眉目间隐隐的一股书卷清气,中间的少女身形苗条,皮肤白皙,容貌与李秋水极为相似,虽不着片缕却宛若仙女,右边的少女肌若凝脂,灿然荧光,洁白如玉,皓如白雪,一双眼睛像天上星星般明亮,如秋水般柔情,娇躯之上更是散发出一股异香,淡雅清幽,甜美难言,虽赤身裸体,却宛如天使般般神圣。三女的臀峰上分别纹着淡金色的「雪奴苗若兰」「书奴王语嫣」「香奴喀丝丽」。
  莉莉转到三女身后,从背后伸手拉住王语嫣的头发把她拉起来,让她背对自己弯腰站在自己前边,拔出插在她前后庭里的假肉棒,双手把住她的纤腰,将大肉棒捅进她的小穴里开始抽插,插几下就拔出肉棒,捅到菊花继续抽插,来回交换,直操的王语嫣娇躯乱晃,挂在乳环上的铃铛「叮叮」作响,小嘴里呜呜的浪叫,一张如花似玉的俏脸上尽是绯红,两只轻灵的大眼睛白眼直翻,清纯脱俗的气质和风骚淫荡的表情交织在一起,给人一种极大的诱惑。旁边苗若兰和喀丽丝两女也爬到两人身下,苗若兰伸舌舔着两人的交合处和莉莉的小穴,喀丽丝则将脸埋在莉莉的臀沟里为莉莉做着毒龙口交。

  这时梅兰竹菊已经把钟灵固定好,走上前来,两个含住莉莉的两颗乳头开始吸吮舔舐,另外两个跪在地板上,埋下头舔吻着莉莉的玉足。

  莉莉一边享受着众女的服侍,一边操着王语嫣,直到把她的前后庭都灌满阳精,才意犹未尽的推开王语嫣早已被操的软绵绵的身体,伸手召唤出长鞭,示意梅兰竹菊到处刑架边把住钟灵的身体,然后一甩鞭子启动了处刑架的机关,只见钟灵的娇躯随着刑架一晃,然后开始缓慢下降,原本顶到子宫口的长杆慢慢插入子宫,随着身体不断下降,尖锐的杆头刺穿了钟灵的子宫壁,然后把她的肠子,胃一一刺穿,四女调整钟灵的身体,确保她不会被长杆伤到心脏。

  钟灵被改造的身体不断放大着阴道被长杆摩擦带来的快感,长杆连续穿刺内脏带来的疼痛也被迅速转换成另一种变态的快感,两种快感和疼痛交织在一起,不间断的冲击着钟灵的大脑,钟灵的樱桃小口里也随之发出了一阵阵的高潮的浪叫和尖锐的惨叫,娇躯也跟着剧烈的扭动,正在稳定她身体的四女则费力的将她控制住,确保她尽量平稳的被慢慢穿在长杆上。

  在钟灵的浪叫和惨叫的伴奏下,莉莉早把苗若兰和喀丽丝拖到大床上,把两女一上一下面对面叠放在床上,拔出两女前后私处里插着的假肉棒,换上自己的真家伙,在两女的四个肉洞来来回回快速的狠命抽插。两女很快就被干的娇躯乱颤,四颗硕大的奶子相互摩擦,两张小嘴里呜呜啊啊的乱叫,淫乱和疯狂交织在她们清纯圣洁的脸庞上,仿佛被恶魔欺凌的天使般诱人。

  猛然间钟灵的叫声戛然而止,紧接着一截带血的杆头从她的小嘴里穿出,顶在了处刑架的顶上,梅兰竹菊同时放开了手,打开了束缚钟灵手脚的镣铐,钟灵不断抽搐的身躯失去束缚,慢慢顺着长杆往下滑,一双玉腿慢慢弯曲,最后整个人穿着长杆跪坐在地上,双手无力的垂在地上,身体的扭动也渐渐平静下来,变成了轻微的抽搐。

  已经差不多失去意识的钟灵竟然本能的用抽搐去享受摩擦穿刺在小穴里的长杆给她带来的疼痛与快感,每动一下,被穿刺的小穴中就会挤出一股混杂着淫水的鲜血,顺着长杆流下,流入在她身下预设的处刑架的预设血池里。由于穿刺杆躲开了心脏,所以钟灵要等上好一会才能断气。这期间,她那已经几乎空白的大脑还会一直被疼痛和欲望带来快感冲击,直到死亡。

  莉莉直到将两女操的几乎背过气去,白浊的精液大股大股从四个肉洞不停往外冒才停下,她抬脚把白眼直翻,软成一团的两女踹下床,抬眼看向钟灵。只见此时钟灵已是弥留之际,一双美目早就无力睁开,全身肌肤也因为失血变得苍白,整个人只是本能的小幅度抽搐着。莉莉看了钟灵一眼,便不再理会,转头冲剩下的女人叫到「龙奴,你过来。」众女里一直单独一人跪着的十八九岁少女连忙跪趴到大床前。

  这个少女全身肌肤很白,虽然这里包括莉莉在内的其他美女的皮肤也是很白,但都是白里透红,这美女的白却是纯粹的白,白的几乎要比血快要流干的钟灵还白了,不过却又晶莹剔透,不失活力。

  她的头发眉毛连同眼睛都是白色(被改造成了白色),一张洁白的悄脸上不带一丝一毫的表情,配合那白到极致的一身雪肤,一头银白的长发,所有女奴中只有她没有纹身,没有穿环,那凹凸有致的娇躯全身上下洁白无暇宛若一座万年不化的冰山。龙奴(小龙女)爬上床,躺在莉莉胯下。莉莉挺腰把满是精液淫水的大肉棒从她那洁白的阴唇中间狠狠地插了进去,自己的双乳压上那连乳头都是雪白色的双峰,嘴巴吻上那雪白的双唇,双手抚摸那雪白的背脊。那没有血色的雪白娇躯摸上去是冰凉的,小嘴香舌吻上去时冰凉的,连小穴插进去都是冰凉的,莉莉整个人好像在狠狠地干着一座洁白的寒玉雕像。

  伴随着莉莉猛力的抽插,小龙女冰凉的爱液随着火热的肉棒猛烈地抽插从冰凉的小穴里喷出,舒爽的轻声娇喘自两张激吻的小嘴中漏出,一张冰冷冷的悄脸也露出了一丝妩媚的表情——虽然冰冷,但女性的本能却是压制不住的。

  莉莉越干越猛,享受着这清凉带来的舒爽,直到把一股炙热的阳精射入小龙女冰凉的子宫里。射精后,莉莉没有拔出肉棒,而是继续抽插,第二次射精,第三次射精,小龙女的冰冷终于被连绵不绝的快感彻底击碎,轻声的娇喘逐渐变成了高亢的浪叫,她抬起修长雪白的玉腿,攒住莉莉的纤腰,一双欺霜盛雪的玉臂也揽住了莉莉的美背上下抚摸,臻首抬起用浪叫不停的小嘴开始主动寻找莉莉的嘴唇,腰臀也配合莉莉的操干上下挺动,子宫颈口早已张开,大股大股的阴精喷射而出,高潮一波猛过一波的到来,强烈的快感不停顿的涌向大脑,把里边的思维搅得一片空白,无法思考的整个人只剩下了一个念头,那就是拼命的去迎合莉莉狂野的操干。

  莉莉的欲望也是越来越高涨,肉棒射了又射,把小龙女的三个肉洞用精液灌的满满的才停下。这时小龙女早已没了冰山般的形象,她整个人软软的瘫倒在大床上,她的头上,脸上,乳峰上,纤腰上,翘臀上,美腿上,玉足上全部都满满的糊了厚厚的一层白浊的精液,一头雪白的长发被精液胡乱的粘在自己的玉背上,嘴角,小穴,菊花都不断往外淌阳精,整个人早已被操的昏了过去。

  意犹未尽的莉莉抬脚把几乎被精液糊满全身的小龙女踹下床,开口叫梅兰竹菊四女收拾下。自己则把缓过劲来,正跪在床下的王语嫣苗若兰喀丽丝三女再次拉到床上,又狠狠的操了起来。四女把早已经没气的钟灵从处刑架上卸下,将长杆自她体内抽出,把她的艳尸从扔进滑道入口,然后把小龙女抬到一旁清洗干净,然后从侧门抬进来一只用千年寒玉制成的透明玉桶,只有普通水桶粗细,桶壁却很高,将小龙女抬起放入其中,正好刚刚没过臻首。四女用一块圆形寒玉板卡住桶口,把小龙女封在玉桶里。

  四女这些准备时,莉莉自己则在尽情享受身下的三女令人销魂的九个肉洞。开始时三女还奋力的迎合莉莉那强有力的抽插,但不多时就被操的经筋疲力尽,瘫倒在大床上,只有当莉莉的大肉棒狠狠地插入自己的一个肉穴才能在刺激下回光返照的挺动几下——这三女不会武功,虽然被改造了肉体但体力依旧是硬伤。莉莉见小龙女已经被准备好,身下的三个美女也已经被操成了死鱼,什么滋味都没有了,便狠狠的抽插了几十下,抽出肉棒,将阳精喷射在三女满是白浊的胴体上,然后把三女踹到床下——莉莉规定,除了兼职抱枕的钟灵外,其他众女奴只有挨操的时候才有资格上这张大床,等被操完就会被莉莉踹下来。

  梅兰竹菊见莉莉下了床,连忙跪爬到她身前,用小嘴为她把下身清理干净。然后将被踹下床的三女抬到一边去清洗。莉莉则来到装小龙女的玉桶前,从储物空间拿出一个白玉瓶子,打开塞子,顺着桶盖上预留的一个小孔向桶里倒水。只见透明的玉桶中一阵白雾缭绕,这瓶子是空间道具,倒出来的水是千年寒泉水,注入千年寒玉桶里,会极快的冻成冰块。

  伴随着寒泉注入,小龙女也被一点点冰冻在桶中,她的身体被改造过,被冰冻不会死亡。不一会儿,小龙女就全身被冰封在了寒玉桶里。莉莉收起玉瓶,又把寒玉桶收入储物空间,只剩下冰封小龙女的大冰柱。冰柱里的小龙女已经恢复了冰冷的神色,一头雪发呈飞舞状,她全身的血液早已冻结,整个人已经和冰柱冻成一体,向外散发着一阵阵白色雾气,若隐若现中,使她显得更加迷人。
  在莉莉将小龙女冰冻的时候,梅兰竹菊已经把王语嫣喀丽丝苗若兰三女清洗干净,把她们的双手用背手拜观音的姿势紧紧用白丝带困在身后,双腿紧紧并在一起,在三女的鼻孔处插上用于呼吸的短管,用的白色丝带把她们从脖子尖开始紧紧的缠绕起来,一直缠到脚趾尖,将她们完全缠在其中,不露一点肌肤出来。然后刷上一层特质的胶液,然后又缠上一层三指宽的红色丝带,再刷一层胶液,绑一层丝带,如此缠了五层。四女在三女的小嘴上绑上金质的塞口球,接着从侧门拖进来四个圆柱形铁笼,这四个笼子都和那只寒玉桶一般粗细,其中三个略矮,一个稍高一点,四女将三个几乎捆成红色木乃伊的美女装在其中三个略矮的笼子里,盖好盖子,通过盖子上预制的出口把没被丝带缠着的臻首留在笼子外边,再把冰冻好的小龙女整个装进最后一个高一点的笼子里。

  接着四女开动机关,从天花板上放下来一个透明的水晶圆盘,把四个铁笼固定在圆盘上的四个凹槽里——装小龙女在中间,装三女则倒转过来,围小龙女在周边,三颗臻首通过圆盘上的凹槽中间的空洞伸出,然后用锁链把四个笼子紧紧地捆绑在一起。四女开动机关,把水晶圆盘吊起来悬在半空,然后来到大床边,跪在早已侧身躺在其上的莉莉身前跪好。

  莉莉则从储物空间再次召唤出金球,三道红光闪过,只见倒吊的三女身体上缠绕的丝带分别各自燃起了一朵朵赤红的小小的火花,那特制的易燃的胶液成了火焰最好的燃料,火越来越大,慢慢的连成一片,胶液很快烧干,在火焰烧灼下,束缚着三女身体的几层丝带早已经被烧成了灰烬,三女那柔嫩的肌肤在火苗中渐渐鼓起一个个水疱,水疱又被烤裂,发出噼噼啵啵的爆裂声,皮肤的颜色由粉嫩变成了惨白,焦黄,焦黑。

  一层层油脂从三女早已被烧得焦黑的皮肤下涌出,瞬间被烈火点燃,生成一团团的青烟。燃烧带来的灼热和疼痛不断转化成快感,冲击着三女的大脑,三具娇躯不断的扭动,不断的撞击在铁笼壁上,把铁笼也带动的「哗啦哗啦」的乱晃,把没来得及燃烧的油点子不断地甩在水晶圆盘上,被阻隔在水晶圆盘下没被烧着的三颗臻首疯狂的胡乱摇晃着,三张小脸上充满了疯狂与扭曲。即使有塞口球的存在,依然堵不住三女那歇斯底里的惨叫声。

  三女身上火焰狂野的燃烧,不断炙烤着被放在中间笼子里的冰柱。在三女发出的惨叫声中,冰柱也发出了了「咔里咔嚓」的爆裂声,一道道裂痕出现在冰柱上——由无限系统兑换而来千年寒泉,一旦冻成冰,加热只会碎裂,不会融化。伴随着冰柱的逐渐崩裂,被冰封其中的小龙女雪白的娇躯上也跟着出现了很七竖八的裂痕。

  不断崩裂的冰柱将三团火光反射到了大厅的每个角落,不是迸射出的冰屑在火光的反衬下显得更加晶莹凄美。

  不多时,三女的惨叫声渐渐小了下去,疯狂晃动的臻首和娇躯也渐渐平静,只有火焰还在熊熊燃烧,大厅里只剩下火焰燃烧的声音和冰柱逐渐崩裂的声音。又过了一会儿,火焰的光芒也减弱了很多,这时只听「哗啦」一身脆响,冰柱连带着小龙女的娇躯一起彻底爆碎,碎冰屑飞舞,映射在火光之中,显得凄美无比。
  紧接着只听「咚咚咚」三声,三女倒吊在水晶圆盘下的三颗臻首由于脖子被烧断而掉在了地板上。莉莉见这四个女奴也处刑完毕,便起身下床,让四女去把水晶圆盘放下来,用包裹着粉身碎骨的小龙女碎尸的碎冰块扑灭三个铁笼里的上已经很微弱的火焰,将三女的骨灰首级和小龙女的碎尸收在一起,丢下滑道。
  莉莉来到最后身下的几个女奴身边。这群女奴一共六个,除了领头的一个,其余五个和以前的女奴都不同,也许叫她们为女畜更加合适——她们一共双臂齐肘,双腿齐膝被切断,整个人都匍匐在地。

  双乳的乳头连同乳晕都被切掉,小穴上的两篇阴唇被切掉然后把断口完全缝合在一起(被改造的身体不需要排泄),身上的毛发包括头发全部剃光,双目被剜除,一口牙被全部拔掉,舌头也被切除,身上脸上横七竖八的满是各种各样的伤疤。她们的屁股上分别纹着「贱货赵敏」,「贱货周芷若」,「贱货阿紫」,「贱货康敏」,「贱货李莫愁」。她们五个的鼻子上穿着大大的鼻环,一条锁链连接在鼻环上,另一头被那个领头头的女奴握在手里。

  莉莉走上前,领头的女奴连忙跪在地上,只见她面目娇媚秀美,肌肤胜雪,星眼如波,皓齿排玉,明艳非常,一双大杨经理闪动着古灵精怪,左臀峰上纹着「秀奴李沅芷」,她一手拉着五头女畜鼻环上的锁链,嘴里咬着一支皮鞭,这皮鞭把长三十厘米,鞭身长约一米半,分成九股,上边布满了铁质的倒钩尖刺。
  莉莉伸手接过李沅芷口里含的皮鞭,对着匍匐在地的五只女畜就是一顿抽打,皮鞭挂着风声狠狠的落在五头女畜的头上身上,在她们身上抽出一条条的紫红色血痕,皮鞭上的倒刺也戳进皮肉,然后再把这些肉块从女畜们的身体上一块块的剐下来,血沫肉屑横飞,五头女畜瞬时成了滚地血葫芦,被抽的满地乱滚,她们的舌头已经被切除了,没有牙的嘴吧虽然大张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她们的改造与众不同——其他女奴的身体都被改造出了将疼痛转化成快感的功能,她们五个则是被切掉了身体上一切产生快感的器官,一切受到的痛苦还会被数倍放大。皮鞭一下下挥舞,没有丝毫的顾忌,只把五头女畜打的皮开肉绽,鼻环都在翻滚中被从鼻子上硬生生扯掉,血沫碎肉崩的遍地都是,正在挥鞭的莉莉和跪在一边的李沅芷也被溅了一身的血。

  莉莉才停下鞭打时,五头女畜打的奄奄一息,瘫软在地上连稍微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她们身上的皮肉被鞭子上的倒刺撕扯的七零八落,有些地方还露着白森森的骨头。

  李沅芷从处刑架上取下一个罐子,递给身边的莉莉,莉莉挥手把里边的水全部泼在五头女畜身上。五头女畜本来已经瘫软的身体猛的一晃,跟着狂野的扭动起来——那是一罐浓度达到饱和的盐水。莉莉不理会五头女畜,转身来拉过一旁的李沅芷,伸手将她按倒在血泊之中,拔下她小穴里的假肉棒,把自己早已勃起的大肉棒狠狠插入她的小穴,操的她娇躯乱摇,娇喘连连。

  等莉莉舒服的射精,放开被操的软成一摊的李沅芷时,五头女畜早已被活活疼死了。

  梅兰竹菊正在将她们的尸体一一扔进滑道。莉莉不理会她们,迈步走到大厅边上的一道门前,打开门进入一间浴室之中。大块黄玉砌成的地板,中间是一个大大的浴池,浴池的四角各有一座半透明的白色暖玉美女雕像,手里捧着一个净瓶,不断的喷出乳白色冒着热气的水流。

  浴池的旁边有一座两米高的石台,上边有一个石质的大桶,有一米半高,直径一米,壁都厚大概三厘米,底厚则足有三十厘米。桶下有一个莲蓬头。莲蓬头下是一个圆形翠玉质地的浴缸,莉莉取出盛有母牛们乳汁的水晶瓶,来到浴桶旁边将乳汁注入其中,加了大概半浴缸,收回空了不少的水晶瓶,甩掉水晶鞋跳了进去浴缸,把身体浸入乳汁之中。

  这时梅兰竹菊和刚刚缓过劲的李沅芷也进入浴室,从梯子爬上石台,依次爬进石桶里,最后进入的梅则是先扳了一下机关才进入。五个女奴进入石桶,只见桶里的桶壁上自上而下是一条完整的螺纹,桶底布满了一个个尖头的凸起和带滤网的小孔。机关开始响了,五女连忙坐在桶里,只见一根带螺纹的铁杆从上边深入石桶,顶在桶底正中央的一个预知的小洞里,紧接着穿在铁杆上的一个石圆盘便顺着铁杆上的螺纹一圈圈转着进入了石桶,圆盘大小正好严丝合缝的盖住石桶,它的下面满是合桶底一样的石凸起,只是没有小孔,边缘则是和桶壁上完全吻合的螺纹。

  随着石盘的下降,桶里的五女就仿佛被放入一台巨大的石磨中的豆子一样,被狠狠的碾压研磨起来,骨头被压断,戳破皮肉,顿时鲜血迸射,鲜血被桶底的小孔收集在一起,通过莲蓬头,喷洒在正躺在浴缸中的莉莉身上,然后和浴缸中的乳汁融在一起,将乳汁染成红色。五女的惨叫声也顿时透过石桶沉闷的传了出来,但很快就停止了。不多时只听「咔哒」一声,石盘与桶底撞到了一起,五女的全身上下已经被磨成了肉糜完全的揉在了一起,鲜血则不断地从莲蓬头喷出。
  莉莉痛快的享受着血液的冲刷,直到莲蓬头里再没有血液流出,才出了浴缸,只见她胯下的大肉棒已经收了起来,只余下一片雪白平坦的肌肤,完全不是刚才的双性美人,倒成了一个正真的美女。莉莉迈步进入浴池中。浴池里的水带有自净功能,在不断循环之下,很快把莉莉全身上下的血液冲刷的干干净净。在莉莉洗澡时,石台连同其上的石桶已经沉入了地下,浴缸则移动到石台的位置堵住石台留下的空洞,其中的血液乳汁也已经通过排水口排挡了下去。莉莉足足泡了一个小时,才心满意足的出了浴池,披着湿漉漉的头发,赤身裸体,也没穿鞋,光着脚甩了甩身上的水珠,就推门回到大厅。

  来到大厅,只见所有被处死的女奴们已经再次复活了,正一丝不挂的在大床前跪着等候。

  梅兰竹菊一边两个背对大床跪在床边,其余女奴则面对大床跪成三排,大小黄蓉跪在最前边,那五头女畜则在最后边跪成一排,她们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其余的女奴每人口中都横咬着一根十厘米长,两厘米宽的色玉片,在中间跪成一排。

  莉莉走到床边,坐在床上,梅兰竹菊连忙上前,用一把金梳子梳干了莉莉的长发,用淡金色丝带为她盘了一个双环飞天云髻,双手双脚都涂了淡金色指甲油。然后服侍莉莉穿上了一天淡金色半透明薄纱曳地长裙,手臂上戴了一双过肘的同色薄纱长手套腿上套了一双同色吊带长丝袜,纤腰上穿了同色吊袜圈,脚上穿了一双十二厘米干的镶钻无色全透明水晶鞋。

  做完这些,四女再次回到原来的位置跪下。

  换好衣服的莉莉坐在床上,伸手从储物空间里召唤出一个绿色的玉球。把玉球对着诸女晃动几下,只见几点绿光闪动,小龙女,郭芙郭襄姐妹,王语嫣,骆冰,李秋水,喀丽丝口中的玉片已经变成了绿色。莉莉挥挥手,这七女站起身,跟着大小黄蓉从另一道门出了大厅,其余诸女则带着一脸失望的表情牵着五只女畜从原本的侧门出了大厅。大厅里只剩下莉莉和梅兰竹菊四女。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